当前位置: 主页 > 政策法规 >
外国海警凶猛 渔民慎出海
时间:2012-05-02 08:55来源:人民网 作者: 点击:

  5月1日,环球网援引韩联社的消息称,“韩国木浦海洋警察署以挥舞凶器刺伤其海警为嫌疑,针对中国鱼货运输船‘浙玉渔运581’号船长和驾驶员申请了拘捕令。”
  
  
  来自韩联社的消息称,“韩国海警计划要求这些中国船员缴纳1500万韩元(约人民币83869元)保释金。同时,由于其他7名船员未参与暴力事件,并无嫌疑,目前已获得释放。”
  
  
  针对“中国渔民与韩国海警在黄海海域发生冲突”一事,外交部领事司有关负责人4月30日表示,“中方正在核实相关情况。希望韩方采取措施切实保障中国渔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。”
  
  
  “抛开外交等各种纷争,中国近海水产资源的日渐减少及日趋扩大的国际市场消费,都迫使中国海洋渔业人员尽全力走向远海、公海去捕鱼,以获得渔业资源。”5月1日,一位海洋渔业专家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这客观上造成了中国渔船可能会进入周边国家争议海域,进而引起相关纷争,尤其是外交领域的摩擦。”
  
  
  中方希望“共同妥善处理”
  
  
  4月30日,韩国农林水产食品部对外发布消息称,当天凌晨2点30分许,韩国西海渔业管理团所属4名海警在扣留“非法捕捞”的中国渔船时,遭中国船员攻击,韩方有三人头部、胳膊、腿部受伤,一人坠海。
  
  
  消息称,“受伤的韩方公务员在接受了紧急治疗后,被移送至当地医院,中方船上9名船员在向国内行驶了两个半小时之后被赶上的韩国木浦海警扣留。”
  
  
  随后,韩国海洋警察厅向中国驻韩国光州总领事馆通报了冲突的具体位置:新安郡黑山面西南方向。对于此次纷争,中国驻韩国光州总领事馆对媒体表示,“当天我一艘渔船被捕的消息属实。”领事馆方面称,“目前渔民停留在海上,而领事馆将派出人力采取下一步措施。”
  
  
  而据韩国海警昨日的最新通报,事发当时,除了船长和驾驶员之外,其他7名船员根据船长的指示呆在船舱里,并未参与暴力事件。
  
  
  针对该事件,外交部领事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,“中方将与韩方继续保持沟通,共同妥善处理。”截至本报发稿,外交部尚未有最新表态。
  
  
  中国渔船纠纷频发
  
  
  这已不是中国与韩国首次发生渔船纠纷事件。比如,今年1月17日,一艘中方渔船遭到韩国海警的扣押,13名中方船员遭韩海警殴打,并有数名船员受伤。
  
  
  影响最大的纠纷事件则发生在去年12月12日。据官方媒体报道,两名韩国海警在黄海海域执法时与中国渔民发生冲突,一名海警受伤,另一名海警身亡。对于此事,韩方指称海警死伤系中国渔船船长以利器刺中造成,并以此拘捕了船长及其余8名中国渔民。
  
  
  来自媒体的数据更是显示,“仅今年以来,在黄海海域被韩国扣留的中国船只已经达到了110艘。”
  
  
  不光是韩国。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昨日统计,从2009年至今,菲律宾、日本、帕劳等国,均与中国渔民发生过不愉快事件。对于这些纠纷,上述国家给出的理由都是“非法捕鱼”、“非法捕捞海龟”等。所涉及的区域也不仅限于黄海,东海和近来发生黄岩岛事件的南海,都成了中国渔民“被拘捕”的所在地。
  
  
  纠纷背后
  
  
  在分析人士看来,频繁发生的涉外渔事案件,背后折射的是“中国渔民的生存之困”。有媒体评论称,“近年来,在地方短期利益驱动下,石化等项目沿海林立,海岸线被盲目抢占、低值利用,从辽东到山东再到两广,纷纷出现近海无鱼可打的尴尬局面。而多重掠夺式发展逼迫中国渔民越境甚至远洋捕捞,进一步引发了一系列争端。”
  
  
  “冲突的原因有内有外。”上述海洋渔业有关专家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国际消费市场日趋扩大,以及近海水产资源日渐减少,成为迫使中国海洋渔业人员尽力走向远海、公海建立渔场的内部因素。中国海洋渔船大船少、小船多,沿岸渔船多、远海渔船小的现状,以及各方对诸如《中韩渔业协定》等的不同解读,成为中国渔民从近海走向远海过程中与各国产生摩擦的外部原因。”公开资料显示,中国与越南、日本和韩国等签订有相关的渔业协议。
  
  
  上述专家口中的《中韩渔业协定》由中韩两国外交部门签订于2000年8月,并已于2001年生效。据分析,这个渔业协定从表面上看,在水域划分上中国似乎并没有吃亏。但问题在于,中国所得到的多是属于黄海内海水域(中国一侧的水域),而韩国得到承认的多是黄海外海水域(靠近韩国一侧水域),那里鱼类资源远比中方一侧水域多。
  
  
  该协议中最关键的内容是被标志为过渡水域的中介海区。根据该协定:被划为过渡水域的地方在协议生效5年后,即2005年后,成为两国各自的专属经济区。而恰恰那一大片被标志为韩国过渡水域的地方,在历史上是我国渔民千百年来的传统捕鱼区,2005年后却不费韩国一分钱、未费一枪一弹地自动成为了韩国的专属经济区。虽然当时中方声明《中韩渔业协定》不等同于海上划界,但韩国人已事实上将其作为海域领土严加守卫。
  
  
  延伸阅读
  
  
  大前研一:亚太国家须学会与中国相处
  
  
  ■ 本报记者 包蹇 傅光云 发自上海
  
  
  “未来10年,亚洲太平洋国家必须学会与崛起的中国相处。”日前,在2012大前研一“未来趋势”上海论坛暨“亚太创新论坛”启动仪式上,日本知名经济学家、“亚洲战略之父”大前研一如是判断。
  
  
  目前,中菲在我国南海黄岩岛海域附近,因为抓捕渔民事件,正进行紧张的对峙,南海问题正在升级。4月30日,韩国海事警察登上中国渔船,扣押进行“非法捕捞”的中国渔船。与此同时,日本、越南等国也在一些海域权属上与中国产生争端。
  
  
  “亚洲国家,包括太平洋周边国家,他们必须重新认识到,未来10年,将是如何学会与中国相处的10年。”大前研一表示,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亚洲乃至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件,亚太国家必须适应这种变化,而中国本身,也需要对此问题进行重新定位,出台新的战略决策,以适应新趋势。他不断强调,中国的崛起对于世界,尤其是亚洲,首先是一个重大的机遇,而不是威胁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二维码生成器